【汀反腐】向商人索要上海房产对中央阳奉阴违

时间:2019-08-30 00:27       来源: 未知

  原标题:【汀反腐】向商人索要上海房产,对中央阳奉阴违的“大老虎”王三运为何获轻判

  4月1日至10日,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完成对天津、吉林、浙江、安徽、江西、湖南、广西、海南、贵州、云南、新疆等1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进驻工作,中央扫黑除恶第二轮督导工作全面启动。11个中央督导组组长由正省部级领导干部担任,副组长由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成员单位副省部级领导干部担任,成员从相关单位抽调。

  4月9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辽宁省人民政府原副省长刘强受贿、破坏选举案,对被告人刘强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20万元;以破坏选举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20万元。

  随着刘强案宣判,辽宁贿选案中涉案的六只进入司法程序的“老虎”,均已获刑。另外五人分别为:辽宁省委原书记、人大常委会原主任王珉,辽宁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苏宏章,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阳、郑玉焯、李文科。

  4月11日上午,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王三运受贿案,对被告人王三运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0万元;对王三运受贿所得财物及其孳息予以追缴,上缴国库。从落马至一审判决的近两年间,王三运被中纪委机关报等多次点名,堪称腐败官员中的“明星”。

  王三运从1993年起便开始了敛财之路,收钱的跨度长达24年,他任职地包括贵州、四川、福建、安徽、甘肃等地,在其中的四地均涉罪。

  王三运的违纪线索是中央巡视组发现的。2017年4月,王三运离开甘肃,赴全国人大任职,当年7月落马。

  2017年7月11日,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王三运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此前,2017年1月,甘肃省原省委常委、副省长虞海燕已被查。

  未久,王三运被最高检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2018年10月11日,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王三运受贿一案。

  法院审理查明:1993年至2017年,被告人王三运利用担任中共贵州省六盘水市委书记、中共贵州省委副书记、安徽省人民政府省长、中共甘肃省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利用担任中共福建省委副书记、安徽省人民政府省长、中共甘肃省委书记等职权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相关单位和个人在工程承揽、职务晋升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直接或者通过其亲属等特定关系人,非法收受上述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6685万余元。

  这其中便包括一套上海的一套“大点的房子”,至少价值上千万。一名行贿者供述称,“我陪王三运及其妻子李晓玲在一起吃饭的时候,王三运夫妇对我说,王畅两口子(王畅为王三运之子)想在上海买个大点的房子,他们家也没有什么钱,让我在买房和其他方面支持一下王畅两口子。”后来,作为交换,王三运为他的公司入股海南银行提供了帮助。

  王三运先后担任过贵州、四川、安徽、福建四省的省委副书记,不少在这些地区和他就联系密切的老板,在他任职甘肃省委书记后随即来甘肃发展,王三运也利用职权为他们在获取项目、通过审批等事项上提供帮助。他纵容甚至授意亲属在甘肃承揽工程以权谋私,还为多名老板办事,收受钱财、房产以及玉石、字画等贵重物品,涉嫌受贿犯罪且金额巨大。

  法院认为,被告人王三运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利用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鉴于王三运主动交代办案机关不掌握的受贿犯罪事实,系自首;提供侦破其他重大案件的线索,经查证属实,有重大立功表现;认罪悔罪,积极退赃,赃款赃物已全部追缴,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法庭遂作出上述判决。

  按照刑法及贪污受贿相关司法解释,王三运的受贿金额理应对应更高的刑期,但判决书中指出王三运有自首、重大立功及退赃的情节,予以从轻处罚。

  犯罪分子有检举揭发他人重大犯罪行为,经查证属实;提供侦破其他重大案件的重要线索,经查证属实;阻止他人重大犯罪活动;协助司法机关抓捕其他重大犯罪嫌疑人等。根据相关司法解释,此处“重大”案件的标准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或者案件再本省、自治区、直辖市或全国范围内有较大影响等情形。

  官方通报称,王三运“严重污染甘肃省政治生态,严重损害党的事业和形象”。据通报,王三运在用人方面提拔亲信,肆意破坏党的选人用人制度和组织原则,甚至“让存在违纪问题的干部挑选领导岗位”。在王三运落马后,一些与他或多或少有过关联的官员相继被爆出消息。

  国家监察委成立以后落马的首虎——贵州省委原常委、副省长王晓光落马,他早年曾给王三运当过秘书。2018年12月20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贵州省人民政府原副省长王晓光受贿、贪污、内幕交易一案。

  2017年10月,王三运“大秘”唐兴和被查。唐兴和是甘肃省委原副秘书长、省委政策研究室原主任,他和王三运共事始于安徽,王转至甘肃后,唐兴和也到了甘肃省工作。据媒体称,王三运落马后,唐成了破解王三运腐败链条的重要突破口。

  2018年12月12日,甘肃省武威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甘肃省委政策研究室原主任唐兴和受贿一案。武威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08年6月至2014年夏,被告人唐兴和在担任安徽省政府办公厅秘书一室副主任、主任、办公厅副主任,甘肃省委办公厅副主任、副秘书长、政策研究室副主任、主任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有关单位和个人谋取利益,先后索取和收受他人人民币235万元、美元4万元、手机2部、欧米伽手表1块。提请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2017年11月29日,据甘肃省纪委消息:甘肃省兰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栾克军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据报道,栾克军曾被王三运力荐而挤掉了竞争者。

  2018年7月19日,甘肃省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在该院多功能审判庭公开开庭审理了甘肃省兰州市政府原市长栾克军受贿一案。检方指控;2002年11月至2017年3月,被告人栾克军在担任张掖市副市长、市长,庆阳市市长、市委书记,兰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在项目建设、工程承揽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非法收受他人所送现金、房产、车辆等财务,共计折合人民币1200余万元、美元11万元、欧元2.2万元。提请以受贿罪追究被告人栾克军的刑事责任。

  2017年6月,读者出版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王永生落马,有媒体直陈,恐与王三运案有关。2019年3月,王永生(正厅级)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国有企业人员滥用职权一案,经甘肃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由嘉峪关市人民检察院向嘉峪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中纪委机关刊指出,政治生态决定一个地方的政治氛围和从政环境。政治生态良好,则正气充盈,干部群众干事创业就会劲头十足;政治生态污浊,则邪气横生,各种消极腐败现象就会层出不穷。一个地方和部门的政治生态建设,“一把手”起着主导性关键性作用。一旦出了问题特别是“七个有之”问题,必然会带坏一批干部,影响一方风气,对政治生态造成严重污染和破坏。

  除了王三运,加之此前落马的虞海燕被指“严重损害甘肃省特别是兰州市的政治生态”,甘肃肃清此二虎之流毒,非朝夕之功。

  在已经落马的数百只“老虎”中,王三运是被多次点名的“高频人物”:在专题片《巡视利剑》中出镜,新华社发评论剖析他的心态,中纪委机关刊更深十多次点名,痛批他是对中央阳奉阴违的“两面人”。

  正如他在忏悔书中所讲,“因自身底气不足,不敢动真碰硬,对大要案查处的力度和效果很不理想,在私底下发牢骚、说怪话,还不时流露出希望大家平平安安等消极情绪……自己客观上对甘肃政治生态出现的各种问题,起了包庇、纵容和助长的作用。”

  2014年到2016年,习总书记多次对祁连山生态环境问题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加紧解决突出问题,抓好环境违法问题整治,推进祁连山生态保护和修复。可是,这方面工作进展缓慢,相关情况没有明显改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时任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对中央指示消极应付,搞形式主义、作表面文章,未认真督促相关部门抓好整改落实,更未对相关领导干部进行严肃问责。

  “中央领导同志做出一系列重要批示后,王三运表面上摆了姿态走了形式,但其实并没有真正到问题严重的地区去调查研究,也没有认真督促相关部门抓好整改落实,更没有对相关领导干部进行严肃问责”,专题片《巡视利剑》后来披露王三运对祁连山生态破坏负有重大责任。

  正如王三运自己所言:“形式表面的东西,反正该做的批示我也批了,该开的会我也开了,至于下面落实不落实,能不能很好落实,也没有加强对各方面的引导和督促。”这种坐而论道、只说不做,阳奉阴违、不抓落实的行为,必然导致中央决策部署落不了地,导致存在的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最终贻误的是经济社会发展的机遇,损害的是党和政府的形象。

  这与秦岭违建别墅整治过程中“禁而未绝”何其相似!习总书记对秦岭生态环境保护和秦岭违建别墅严重破坏生态问题先后六次作出重要批示指示,时任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消极应对;习总书记多次对祁连山生态环境问题作出重要批示,王三运对中央指示消极应付,搞形式主义、作表面文章,工作进展缓慢,相关情况没有明显改善。

  他为何将政治纪律抛在了脑后?究其原因,是他的思想出现了问题。甘肃是王三运的最后一站,到甘肃任职后,感到仕途不会再进一步了,开始把全部心思用在为退休后打算,贪腐行为变本加厉,达到高峰。他近乎疯狂地敛财,在各地都置办了大量的房产,以收受房子或者购房款的形式获取了大量的非法利益。随着中央巡视组到来,王三运担心问题被发现,让亲戚从贵州等地赶来,帮忙四处藏匿、转移财物,并和相关人统一口径。

  新华社评论指出,像王三运这样的人把“升官发财”当作人生信条,说到底还是价值观、权力观上出现了“病变”。有人认为“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一朝权在手,便把利来谋;有人把商品交换原则搬进政治生活,办起了“权钱交易所”;有人喜欢跟大款比吃穿住行,一旦陷入心理失衡,就用手中权力来换取“想要的生活”。把权力当作谋取私利的工具、当作封妻荫子的资源,干部就必然迷失人生方向,坠入腐化的陷阱而难以自拔。有了小算盘,干正事就打了折扣。